龙抬头 1306 僵持

小说:龙抬头 作者:抚琴的人 更新时间:2019-05-24 20:09:21 源网站:笔下文学 正在进行转码阅读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  春少爷和剑神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是真不知道,但看上去,剑神并不像红花娘娘说的那样,一听说春少爷有事就急不可耐地跳起来了。

  而且断绝师徒关系是什么鬼,怎么还有这一茬呢?

  “老前辈!老前辈!”

  我还想多说几句,但是剑神已经把我驱赶出去,并且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门。

  我使劲拍打着门,并且继续叫着:“老前辈,你听我说,我承认自己不是春少爷的徒弟,这么说只是想和您攀关系,但春少爷确实叫我来找您的,否则我怎么找到这里来的?老前辈,我不知道您和春少爷之间发生了什么,但他绝不像您说的那样无情无义,他经常提起您老人家,一口一个师父的叫,从来没提过断绝关系的事,所以我想他心里还是把您当师父的!老前辈,春少爷这次真的惨极了,求您出手帮帮他啊……”

  但无论我怎么说,剑神都没什么反应,文王庙里也是一片寂静。

  庙门其实很脆,我轻轻一掌就劈开了,但我不能够那样做,里面可是剑神,这点尊敬还是要有。在来之前,我以为最大的困难就是找到剑神,毕竟二十年过去了,谁知道剑神有没有搬家,或是活着没有,结果剑神倒是很容易找到了,但是人家不肯出来,说是和春少爷断绝关系了!

  我估摸着,春少爷当初下山,肯定是被剑神阻止了的,但春少爷年少轻狂、一定要下,所以双方才闹成现在这个局面。

  想到这里,我又再次说道:“老前辈,不论春少爷之前做过什么,我都代他向您道个歉好吗?他一直说,自己是您最疼爱的徒弟,这次遭遇强敌,他无力回击,第一时间就想到您,说是您老人家要在,肯定不会让那个人这么猖狂!老前辈,春少爷时时刻刻都念着您,只是没脸上山见您罢了,您大人有大量,就原谅他吧……”

  我很努力地在打感情牌,但是剑神始终没有什么反应。

  我想了想,又开始打国家牌,说:“老前辈,这次春少爷的对手叫做萨姆,是战斧的级改造人……估计您没听说过战斧,这是一个外国的组织,专门祸害华夏!春少爷和这个组织做斗争,除了不少战斧的人,却败在萨姆手上。这个萨姆至关重要,关系着整个华夏的存亡,求您老人家出手灭了他啊!”

  说到国家,总算有点用了,剑神说道:“你在开玩笑吗,无论那个萨姆多强,国家想要灭他肯定轻而易举,用得着我出手?除非……除非那个萨姆的身份很不一般?”

  嚯,别看剑神足不出户,常年呆在这破庙里,知道的还不少。

  有点诸葛亮的意思啊。

  我立刻说:“是的,这个萨姆的身份不一般,所以国家不太方便出手,才委托春少爷动手的,他是为了国家,为了人民啊!”

  不说这个还好,一说这个,剑神反而冷哼一声:“就春少爷那个德行,还为国家、为人民?你觉得我会信么?”

  之前听南王和红花娘娘说起剑神,总觉得剑神无脑护春少爷,无论春少爷做什么,剑神都是包容、包庇。现在看来不是这样,剑神比一般人还要看不起春少爷,把春少爷说得狗屁不是,言语间净是贬损。

  这怎么可能为春少爷出头?

  一时间我有点懵,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

  就听剑神喃喃地说:“要说张人杰为国家做事,我还相信一些……”

  我顿时一个激灵,因为张人杰就是“南王”的大名,剑神突然提起南王,倒是我始料未及的。因为红花娘娘跟我说过,绝对不能提起她和南王,剑神很烦他们两个,提了会起反作用的,我就一直没有敢说,自始至终提的都是春少爷。

  听剑神的口气,好像并不反感南王,反而还挺欣赏、赞同。

  难道过了二十年,剑神终于知道谁才是好人了?

  这也是有可能的,毕竟时间能够改变一切,更别提一个人的思想了。

  所以,即便红花娘娘再三告诫,我还是应变道:“老前辈,您说的张人杰是隐杀组的南王吗?没错,春少爷肯为国家做这件事,就是南王拉拢他的,二人合作对抗萨姆,反被萨姆给重伤了,现在两人都在昏迷状态……”

  剑神不说话了。

  我感觉有门儿,再次说道:“老前辈,如果不是到了真正危难的时刻,我是不会来找您的。现在南王和春少爷都在昏迷之中,萨姆随时都会卷土重来,到时候整个华夏都遭殃了,我恳求您老人家出手拯救苍生啊……”

  这话说得其实有点大,萨姆是挺关键,但也谈不上拯救苍生,这也是故意给剑神戴高帽子。

  但凡是个人,再怎么清心寡欲,也喜欢被人吹捧啊。

  但剑神还真就挺淡定,根本没接我的下茬,反而问道:“南王有个妻子,叫做杜鹃,她怎么样?”

  嚯,剑神又关心起红花娘娘了!

  红花娘娘一再告诉我说千万别提她和南王,结果剑神主动一个个提起,哪有红花娘娘说得那么可怕。

  我立刻说:“您是说红花娘娘吧,她和南王早离婚了……”

  “哦?为什么离婚?”

  “唔,这我就不知道了,可能是感情不和吧……”我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纠缠,接着说道:“虽然离婚了,但还一起做事,这次对抗萨姆,也有红花娘娘的份,万幸她没受伤,南王和春少爷,现在就是她照顾的!”

  剑神又沉默了。

  不知怎么,我有种强烈的直觉,剑神绝不像红花娘娘说的那样,厌烦她和南王,独宠春少爷一人。我觉得经过二十年的沉淀,剑神心里跟明镜似的,谁才是他的好徒弟,难道他心里不清楚么?

  想到这里,我又趁热打铁地说:“老前辈,南王和红花娘娘,也是您的徒弟对吗?在来之前,红花娘娘告诉我说,千万别提她和南王,否则您会生气。其实他们无论是谁,都特别的怀念您,在一起时还经常说小时候的事,要不是之前忙着打萨姆,肯定就来山上看您来了……”

  我觉得我要是剑神,听着这一番话都该哭了。

  但是剑神半天没有什么反应。

  我继续说:“老前辈,他们三个甭管被您驱逐下山,还是和您断绝关系,在我看来都是一时冲动,说到底还是您老人家的徒弟啊。现在他们三人有难,都指着您出手呢,除了您外没人能够救他们了……”

  剑神终于缓缓开口:“小伙子,你不用再说了,既然他们师兄妹三人都和好了,我相信他们三人联手,其利一定断金,无论什么对手,都能解决!”

  和好?

  其实和好个毛,三人本来还挺好的,自从春少爷刺出那一剑,算是彻底完了,要不能败得这么惨吗?

  但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,秦卫国都说了,南王和春少爷陷入深度昏迷,一时半会儿是醒不过来了,还怎么联手啊?

  我将这情况说给剑神听,但是剑神不再答话,无论我说什么,剑神都没声音了。

  我也有点赌气,冲着里面说道:“老前辈,请不出您出山,我是不会走了!我就在门口待着,您什么时候出来,什么时候罢休!”

  我便一屁股坐在门口,和剑神较起劲来。

  他不开门,我也不走,一老一青就这么僵着。

  一天下来,剑神在里面有吃有喝,我却是滴水未进、滴米未进,尤其我还是练武之人,饭量比一般人都大,一饿起来头晕眼花。没辙,我只能暂时离开文王庙,随便找了一户农家,给人家一些钱,吃了一顿馒头就粥。

  这期间里,我也和红花娘娘联系了,红花娘娘已经将南王和春少爷转移到天城了。

  同时,红花娘娘还要面见魏老,向他禀报一下情况,下一步该怎么办,还要商榷。

  我这,我也实话实说,讲了我和剑神的事。剑神虽然不肯下山,但是听了我的讲述之后,红花娘娘也挺激动,问我:“真的?你说起我和南王,他老人家没有发怒?”

  我说:“没啊,是他主动提起来的,我感觉他还是挺关心你俩的。反倒是春少爷,他不太待见,一口一个活该。”

  “如果是这样……”红花娘娘有些颤抖地说:“等我面见魏老完毕,就亲自去莲花村,请他老人家出山!”

  “那肯定再好不过了!”

  “希望他老人家是真的不生我气了。”

  “肯定不生,剑神很关心你和南王呢,还问你俩为什么离婚,我说你们感情不和,他还叹了口气!”

  “……好,等天城这边完事,我就去莲花村,面见我师父!”

  从红花娘娘的语气中能听出,她很激动、很激动。

  红花娘娘要来,我的压力顿时减轻不少,徒弟亲自登门拜访,比我这个“无名小卒”肯定要强多了。于是当天晚上,我也没去文王庙守着,就在农户家里睡了一觉。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UC书院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龙抬头,龙抬头最新章节,龙抬头 笔下文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